你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廉政教育 > 廉洁文化

世事之六:《那个到村小说书的人》

来源:岳池县纪委 发布时间:2018-02-28 点击次数:100 【字体:    

QQ��ͼ20180228100335.jpg

1990年下半年,我中师毕业分配到天台新庙村小任教。

说是村小,其实就是一座古庙,大的房间做教室,小的房间做办公室,一共三个年级,每个年级一个班。感慨之余,曾写过一首《山村小学》的短诗,全文是沉睡千年的古庙/如今夜夜失眠

那个年代,在村小教书,一人负责一个班,除了语文、数学,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其他课程,都是你的教学任务。

由于初上讲台,能在课堂上把语文、数学给学生整伸展,就已吃劲不已。其他课程只有聋子的耳朵,在课表上做摆设,更莫说开展课外活动。

因此,学生们的学习就像古庙沉寂一样,十分单调。
  那年冬天的一个中午,下午还没有上课,早来的学生在学校里跑着玩闹。看着玩得起劲的学生,感到冬日的阳光特别温暖。

远远的,我看到一个身影从小操场外的大路向学校走来。我以为是学生家长到学校来,就慢慢迎了上去。等到他走近一看,原来是一个五十好几的外地男子。

他开门见山做了自我介绍。他是合川县人,到岳池来为学生说书讲故事。他姓甚名谁,如今已记不起来。

他说给学生讲故事是义务的,学生能给过一角两角够路费就行,不给钱也行。想到学生枯燥的学习生活,能听一下相对专业的人讲讲故事也好,当时并不知道他讲得如何,就爽快的答应了。等到另两个班的老师来了,说服他们安排班上的学生也参加听故事。那是两个年龄相对较大的老师,他们提出擅自停课听故事得不得遭校长批评,我说校长在乡小隔得远,如果遭了你们就说我做的主。

学生们听说要听故事,都分外高兴,按照安排自觉的提着凳子在古庙的天井坝子上坐好。我端了一张相对较规整的课桌摆在前面,算是说书的讲台。 那个说书的人也没有什么道具,手上只一块汗渍渍的木块,在其讲到认为精彩的地方,就在桌上敲几下。

那天下午他讲了几个故事,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。总之都是黄继光、董存瑞之类的英雄,充满正能量的故事。

他讲了好几个故事,其中一个故事我至今印象深刻,就是刘文学的故事。刘文学是合川人,说书的人也是合川人。他说老乡肯定要讲老乡的故事,讲完故事他给我这样说。

我注意到学生们听到刘文学的故事时,格外专注。对如今的许多人来说,刘文学是一个陌生的人陌生的故事。小时我读小学时,刘文学的故事进入了小学语文课本。等到我来教小学语文,时代的变迁让刘文学的故事走出了课本。至今记得课文中的插图,刘文学面对偷辣椒的地主厉声喝斥的样子。

刘文学是合川县的一个少年,在那个崇尚英雄争当英雄的时代,面对偷辣椒的地主,他敢于喝斥,他敢于要将地主扭送到生产队里去,但换来的是地主的脑羞成怒,换来的是年少的刘文学的生命终止在了时代的背影上。

学生们听得很认真,比听我上课还认真。那个说书的人说到刘文学时特别精彩。特别是说书的人说刘文学和在场的你们大小差不多时,学生们眼里露出的是惊讶与羡慕。

那个说书的人讲到结束时,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,冬日的夕阳远远的映照到学校墙壁上,红彤彤的,像极了学生们听故事后缴动的一张张幼稚天真的脸。

沒有人提出鼓掌,结束时,学生自动的鼓起掌来,沒有半点迎合的味道。

按照与说书人的约定,我对学生说为了感谢说书的爷爷,请大家将身上带的零用钱捐给爷爷做路费和饭钱。学生们自觉的将身上不多的5分、1角的零钞交给了我。有几个身上沒有带钱的学生,显得很不自在,似乎对不住我,也对不起那个说书的人。

我清点了一下,学生们凑的钱不到3元,委实少了点,那个年代,做为农村小学生的那些学生,身上不可能带多少钱。

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就从身上拿了5元钱凑上,然后交给了那个说书人。当年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80元。

那个说书的人将钱接过,沒有说钱多,也没有说钱少。

等我宣布了放学,他就与我一同往齐福街上走。在路上他问我街上有旅社吗,我说街太小,没有旅社。见他为难的样子,我说到我家去住吧。他连忙抓住我的手高兴的说,那太谢谢了。

当经过齐福街上的猪肉摊时,我买了两斤多猪肉提回去招待那个说书的人。晚上与他聊天时,他说合川有张合川报,我说你回到老家寄张我读读。

6364921506609200006123127.jpg

徐君文学艺术成就简介

      徐君,男,生于1969年12月,岳池县齐福乡人。现为四川省作协会员,四川省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,广安市作协副主席、岳池县作协主席。致力于诗歌创作。

      有作品在中《诗刊》《星星诗刊》《四川文学》《少年文艺》《诗歌月报》《诗选刊》《诗潮》《滇池》《青年作家》《中国诗人》等多家刊物发表 。

      已公开出版《家乡的月亮》《城市的石头》《夜深人静》《早上的火车》《记住》等五部诗集。目前致力于儿童诗创作,正在整理儿童诗集,预计明年内公开出版。诗集《城市的石头》获天津市第十九届鲁黎杯诗集奖,获广安市政府第三、四、五届政府文艺奖,获广安市第二、三届川东周末文艺奖,获2015、2016年四川省报纸副刊作品二等奖,获岳池县第一、二届政府文艺奖。

上一页:广安岳池县纪委:活用本地文化资源 深化廉洁教育实效下一页:世事之五:小时的电影